• Bryan Jimmy

第七章:《我......我一直都想問你》

「梁先生,你終於醒了!你身上的喉管暫時不能拆除,要忍耐一會。陳小姐對你真好,不但常常來探你,更特地幫你轉來這個私人病房。她一定有很多話想跟你。」護士指了指身後拿著一大束藍色風信子的六月,她懮喜參半地擠出笑容。

六月?等等!這裡是哪裡?餐廳?月亮?學校?十字路口?

「梁先生你好,我是你的主診醫生劉志明。你昏迷四年了,可能會有短暫的失憶。而且你的身體也經歷多次大手術,想必要不少的時間來適應,有甚麼問題都可以跟的我說。我現在會為你做一個簡單的檢查,你試試盯著這枝原子筆......」醫生道。

我頭痛異常,一時分不清現時身處夢境或現實,對於醫生的話也沒多在乎。

我看著六月成熟美麗的臉孔與她在夢中的形象大相庭徑,又想想以前讀過的書,忽然靈光一閃,我明白了!天啊,她這樣做到底所為何事?我甚至乎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想法。

「梁先生,物理治療的事宜會由護士為你安排,駐院社工之後也會定時來探望。記得,一有事要馬上通知我!有沒有其他問題?」醫生蹙眉道。

「哦。」我正沉思六月的事,對醫生的話馬耳東風。

「六月,你來探望我,真是受寵若驚。」待醫生離開後,我指著那束花主動開腔,聲音有點顫抖。

她淺笑道:「洋仔!你還記它的意思嗎?」

我怎會忘記呢?藍色風信子代表了:生命,高貴、堅強和堅持不懈,對現在的我來說實是重要。可是,我卻沒有回答她的問題。

我瞄了瞄牆上的日曆又凝望著她,思考了一下才說:「六月......生日快樂。」

她的眼神躲躲閃閃 ,良久才緩緩道:「謝謝。」

在這對話之後病房又回到死寂,氣氛有點尷尬。過了大概一分鐘的對望後,她率先打破沉默。

「給你。」她塞了一張電影首映禮邀請函給我。

「這是我第一部自編自導自演的電影,宣傳正在密鑼緊鼓地進行。它是一套投資過億元的大製作,我希望你能出席。」她平淡地說。

她的舉動令我相當詫異,難道常常來探我就是為了給我電影票?

「對了,那天會有很多記者,你記得要穿好一點!」六月繼續說。

「謝謝。」我狐疑地看著她。

「六月,我想問……」

「洋仔我也想問......」

我們尷尬地笑了,同時做了請說下去的手勢。

「我一直都想問你為何……?」我欲言又止,想著如此發問好像有點奇怪。是我想太多嗎?不,這絕對是。

「你該不會說……當年那生安白造的醜聞是你傳出去……?」六月的聲音有點顫抖。

我張大了口,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完全想不到她竟會問此事。 我實在沒有勇氣坦白地說出來,因為我很怕這真的是我造成的,奈何這又一直是我心中的一條刺,讓我常常在深夜中驚醒。

她對我怒目而視。

啪!她上前一巴掌打在我臉上。我明知她會打我,卻沒有擋,也沒有躲,因為我!活!該!世界上有哪一個女生可以忍受別人說她濫交,是雞?

「為甚麼?」她沉聲道。

「青春期的男生為了追求自己喜歡的女生常常會做一些故意讓她生氣的事…… 當年的我只有十六歲……也是一個少男,十分天真,十分幼稚。我知道你有很多的追求者,亦知道不少人為了你的名氣和金錢而接近你……而我,是少數你信任的朋友。但我也是正常男性,也喜歡你……」面對六月凌厲的眼神,只好把這一直埋藏在我記憶深處的秘密和盤托出。

「……」六月鬱眉深鎖,嘴巴微微作動,身體也有點顫抖。「為何我又欲言又止?為何你現在才說?明明幻想過很多次你醒來後該如何面對你,但當真的對著時,為何又無能為力說心事?」六月內心頓時小鹿亂竄。

本來只是為了故意惹起六月更多注意:我跟一位同學說六月之所以在電影業中快速上位,是因為她跟電影公司高層上了床。豈料,該同學的爸爸竟是娛樂雜誌的總編輯。這出自我口的謠言便成了娛樂版頭條,還記得那時每天都有大量的記者在校門和她家附近等她上學和放學,而這謊言也成了學校的一時熱話,同學不是對她避之則吉就是冷嘲熱諷。然而,始作俑者卻一直躲藏在風眼之中沒有出來承認責任,到了今天才對受害者坦白。

「你知道當時我的壓力有多大嗎?不論是同學、老師、學生家長甚至是家人都在談論這件事。由學校到家中,由家中到街上大家都對我指指點點。每天都有無數的記者在跟蹤,身邊的朋友也不敢接近,更有同學在記者面前胡言亂語,指我在學校亦是一個水性陽花的人。我那時壓力大到爆炸了。」六月抬起了頭,讓淚水只在眼眶內打轉。

「對不起。我沒想到事情會惡化至那個地步。你……是因此而自殺嗎?」我把另一個在心中的多年來的問題提出來。

「對。」她頓了一頓再道。「不,不對。其實不全然關你事。」我原本打算大膽地為她拭淚,卻被她輕輕地推開。

「因為……當時……我真的有與電影公司高層上床,還要不止一次!」六月低著頭說。我把眼睛瞪大得快要掉下來。真的不敢相信!不過想想又覺得合理,沒有特殊關係,演技和經驗還未到爐火純青,又豈能成為多套大製作的女主角?

「不然你以為我靠實力嗎?」六月淡然一笑。「我自殺不成後被人送醫治理。不過我想通了,沒有你,我就不會好好鑽研演技,由一個偶像派演員蛻變成一個實力派演員。倒是你,怎麼會發生車禍?」聽到六月一番話後,我長長地呼了一口氣,這多年的心結也隨之解了。

「哈!我聽到你自殺後便十分內疚。結果心不在焉,就給車撞倒了。」我紅著臉道。

「哈!」六月哈了一聲後就沒有再說其他話。

0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最終章:《影后》

我對天長嘆了一口氣,火姐呀!你們既想我變得成熟卻又把我留在潛意識中,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六月啊!你知道我的夢境如此美好,為何仍要把我喚醒呢?難道這是你的報復嗎?如果你一開始就打算報復,何解又接濟我和母親?我低著頭沉思了一會,忽然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陳六月,你真他媽的是一個好演員,能在不同的場合演出不同的自己!」 我失去了父母,失去了餐廳,失去了雙腳、失去了一切、失去了四年的光蔭,我還有生存下

© 2023 by Name of Site.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