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ryan Jimmy

第六章:《我沒有殺人》

經過一輪刀光劍影後便看到黃先生明顯處於下風,身上的傷痕不斷增加。

在電光火石之間他的手已被鐵鏈纏住,

六月把他拉近再從近距離對他的胸部狂踢。最後他被六月從後用鐵鍊勒住了脖子。

「還有甚麼話要說呢?」六月面目猙獰地說。

到底發生甚麼事情?為何六月竟會露出如斯可怕的臉容?

「洋仔,你父母很愛你,猶其是你父親,一定要拿出勇氣來面對困難......」黃先生吃力地說。

六月突然目露兇光,勒緊鞭子。

「還有......那淫婦在十四歲時曾與著名導演龍乘風。」

六月老羞成怒,突然用力把他勒斃。頸椎的斷裂聲一直在我耳中迴盪,。黃先生抽搐了一下之後便從在六月的身體慢慢滑落。

『生死各安天命』,這是天命!」六月無辜地聳聳肩膀她攤了攤手道。我對於六月殺人後如此輕描淡寫實是不解。

「天命?你在胡說甚麼?我可是親眼看著你把她勒死的!」我對於她睜著眼睛說謊感到極度驚訝。

「我可沒有殺人!而且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六月冷道。

我疑惑地看著六月,一言不發。她真的是我認識的六月嗎?

一陣輕風吹過,黃先生的身體化作了一縷輕煙便消失了。我看著那一陣絲煙吹走,心一直懸著。

突然,全部的街燈都亮了。六月忽然異常緊張,有點花容失色。

「這裡要瓦解了,我們要馬上離開。」她環顧四周後說。

「甚麼?怎麼你今天說的話我完全不明白?」老實說,由我遇到黃太太至六月殺死黃先生,我對整件事完全是一頭霧水的。

「現在沒時間跟你解釋了!你要知道,我做甚麼都是為了你的!」六月抬起頭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我柔著道。

「不!你一定要解釋清......」我原本打算把她輕輕推開。

她不等我說完就主動上前環抱我的脖子,深深地親吻我。想不到......我從沒想過我的初吻會在這個情況下獻給六月的,我的臉頓時紅得燙手了。

「不要不了,相信我!我怎麼會騙你呢?對不對?」六月對我眨了個單眼,我頓時甜上心頭,傻傻地連環點了幾個頭。

四周的景色開始扭曲,六月抓起洋仔的手拔腿就跑。然而,跑啊跑啊,我們竟然跑到半空之中,更是朝着月亮的方向前進。我朝下望,別人說香港的夜景是世界第一果真沒錯;萬家燈火景色實是迷人,更讓人有家的感覺,不知何忽然有一絲絲留戀的感覺湧上心頭。

從高處往下看人和車都變的很小猶如螞蟻一樣,塞滿了城市中各條道路。

記得衛斯理曾在書中提過一個故事,外星人登陸地球時曾以為一個城市就是一個生命體,公路就是血管,而人和車就是各種不同的細胞,現在想起來也頗有道理的。如果香港是一個生命體,她到底是活力充沛還是老態龍鍾的呢?

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月亮竟然開始變暗了。我放慢了腳步,想要仔細觀察它。此時,來自前方的拉力忽然變大,原來是六月用力拉我。

「快點!來不及了!」 六月回頭瞪了我一眼,拉着我的手更快速地跑。

原來不是我的錯覺!月亮真的愈來愈暗,而我們也愈跑愈快。

快點!六月加快了她的速度,我的手被她拉得紅印都出現了。

月亮的光度不斷減弱,猶如一顆正在熄滅的烏絲燈泡一樣。

「你也要跑!不能只靠我!」六月頻頻回頭看我,焦急地說。我只好拖著疲憊的身體,盡力加速。

雖然我不明白為何我們要到達月亮上面,更不了解何解要如此地趕急,但既然這是她的要求,我只好照做了。

過了十幾秒,在我快虛脫的時候,我們終於到了月亮的表面了。

原來月亮的表面果真是凹凸不平的,一個火山口在在這荒涼的地表上令人有點不寒而慄。不過,月亮比起剛才好像又暗淡了不少。

「考杭耳大是阡系岫瘁聤丰尸刃件子手。」六月馬上從長靴中拔出一個銀劍,並唸了一堆咒語。「六月,你還好嗎?」我對於她的奇怪行為感到擔心。

「過來,拖著我的手!趕快!」六月明顯有點不耐煩。

「哦。」我連忙上前牽著她的手。

只見四周的環境愈來愈暗,已跟晚上相差無幾。

說時遲,那時快。她突然用銀劍猛然向下插,玻璃碎裂聲頓時到處傳出。整個月亮好像快要碎掉一樣。

「太好了,總算來得及。」六月興奮地說。

「甚麼?怎麼你說的我都不明白?」我滿腹問號,此刻的她充滿陌生感。

「我成功把封印解除了!」六月微笑道。

「吓?」

「那個老狐狸忘記了銀器和月光是可以解除封印的,以為把月光遮住了就可以難倒我。」六月放聲大笑。

在我想再發問的時候,月亮整個解體了,發出極其耀眼的光芒,令我無法睜開眼睛。我最後看到的影像是六月縱身朝地球的方向跳起。一股力量把我吸走,意識也立時消失。

0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最終章:《影后》

我對天長嘆了一口氣,火姐呀!你們既想我變得成熟卻又把我留在潛意識中,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六月啊!你知道我的夢境如此美好,為何仍要把我喚醒呢?難道這是你的報復嗎?如果你一開始就打算報復,何解又接濟我和母親?我低著頭沉思了一會,忽然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陳六月,你真他媽的是一個好演員,能在不同的場合演出不同的自己!」 我失去了父母,失去了餐廳,失去了雙腳、失去了一切、失去了四年的光蔭,我還有生存下

© 2023 by Name of Site.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