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ryan Jimmy

黑與白的世界

《第一章:行行出狀元》

「3、2、1 。開始 。」導演說。

一束光立時打在錄影廠的中的一個客廳擺設;一個茶几放在一張三人沙發的前面。而坐在中間的便是紅爆全港,容貌美麗,體態撩人的電視台當家花旦; 林品淘。

今天她的身邊坐了兩個一黑一白的男人。黑的叫范將軍;穿着黑色長袍,戴著寫了「一見發財」的長筒官帽,左右手分別拿著羽扇和魚枷。白的則是范將軍;戴了一頂寫著「天下太平」的方形官帽,左右手分別拿著方牌、加鎖鏈和羽扇。

「歡迎大家收看今集的行行出狀元,我是主持林品淘。今天有幸請到來自地府的陰差:黑白無常。范將軍、謝將軍你們好。」品淘向兩位大哥點了點頭道。

「主持好。各位觀眾大家好。」只見兩位將軍目無表情,坐得筆直地冷道。

「相信觀眾對你們必然十分熟悉,,時間有限,我們便直入主題,分享行內的秘密和難忘的經歷吧。」 品淘笑道。

「這是甚麼?怎麼放有一個如此可愛的東西放在這麼?」范將軍竟然在把玩放在旁邊的一個骷髏擺設並笑道。

「這是為了配合地府氣氛而擺放的惡魔裝飾,這些妖怪和惡鬼也是。」品淘指了指四周的恐怖擺設微笑道。

「哈哈,真的假的?笑死我了,惡魔怎會是這個形象呢?」兩位大哥捧腹大笑,一反他們嚴肅的外表。

「靠,笑甚麼?」品淘心咐。

「何解兩位大哥捧腹大笑呢?」品淘一面狐疑地問?

「因為惡魔的外表一點也不可怕,它們都以俊男美女的形象出現在人間。只有被打回原形時才會變回一條蛇或毒蟲。如果要配合氣氛,看來這裡變成爬蟲館會比較合適,哈哈!」謝將軍依舊大笑。

「如果惡魔都長成這樣我們工作就輕鬆多了。」范將軍拿起一個小惡魔的洋娃娃笑道。

這時,兩旁工作人員的臉色難看至極。

「相信街坊們也只知道你們是陰差,卻不太知道你們是如何入行。不如趁這個機會跟觀眾分享一下自己的入行經歷吧!」品淘立時轉換話題。

「入行?哈哈。這是我們的天命。」范將軍嘴角的肌肉挪了一下,輕笑道。

「幹,笑夠了沒有?」品淘心咐。

「天命?我中學時曾經讀過《中庸》,記得天命好像是指與生俱來的性格,不知這個解釋又對不對呢?」品淘的眉頭皺了一下。

「不太對。」謝將軍沉聲道。

「乞道其詳。」品淘向兩位大哥伸了伸手。

「天命照字面的意思來可以解作從天而來的使命。或者......用昆蟲來作比喻!螳螂沒有父母教導卻會用與父母一樣的方法來捕蟬。一切按大自然的安排來做,而這是大自然給我們的天命。」范將軍一面認真地說。

「明白,正是這個天命,我們才會死有所歸......」品淘露出兩隻可愛的小犬齒笑道。然而她卻心咐:「靠,又在胡扯。」

此時,兩位大哥忽然望著品淘,蹙眉不語。

「哇,他們不會有讀心術吧!」品淘怔了一怔心咐。同時,臉上也閃過一個尷尬的面色。

「不,你還是不明白。」兩位將軍一字一頓。

品淘卻鬆了一口氣。

「就在幾年前,我們在午夜時份收到一個任務......」范將軍沉聲說。

0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最終章:《影后》

我對天長嘆了一口氣,火姐呀!你們既想我變得成熟卻又把我留在潛意識中,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六月啊!你知道我的夢境如此美好,為何仍要把我喚醒呢?難道這是你的報復嗎?如果你一開始就打算報復,何解又接濟我和母親?我低著頭沉思了一會,忽然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陳六月,你真他媽的是一個好演員,能在不同的場合演出不同的自己!」 我失去了父母,失去了餐廳,失去了雙腳、失去了一切、失去了四年的光蔭,我還有生存下

© 2023 by Name of Site.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